兵團網首頁 頭條新聞 兵團聚焦 師團動態 援疆新聞 圖片新聞 兵團訪談 精彩畫報 國內新聞 專題直播 歷史 文學 學術 兵團人 領導報道集 評論
您當前位置:首頁/學術

勇探通往未來的文藝高峰之路

作者: 董陽 來源: 人民日報 日期: 2019-01-18

習近平同志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提出“努力筑就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時代的文藝高峰”,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更是明確提出文藝創作要“把提高質量作為文藝作品的生命線”。

筑就文藝高峰、提高質量,表面上理解起來不難,要提出具體思路、付諸實施任務艱巨。尤其是,信息技術革命正引領包括文化在內的社會生產新變革,為文藝創作帶來諸多變量,我們需要重新回答這些基本問題:文藝還是以前的文學藝術嗎?既有文藝理論、方法、技巧仍然奏效嗎?未來文藝高峰還會是風騷、《蘭亭集序》、李杜、《清明上河圖》、《紅樓夢》、《阿Q正傳》、《紅色娘子軍》、《平凡的世界》那樣的作品嗎?

改革開放40年,新中國成立70年,我們生活的這方熱土不啻滄海桑田,人們生活、感受、想象的方式,文藝賴以創作、傳播、接受的方式,注意力流動、停駐、沉浸的方式,都在文明巨變中被反復打碎重煉——我們究竟如何在諸多變量沒有明確賦值的情況下找到通往未來的文藝高峰之路?

在新技術條件下探索文藝新形態,掌握創作新規律

以互聯網為代表的信息技術媒介正在為文藝帶來怎樣的改變?

新媒介將直接催生新的文藝形態。除網絡文學、網絡游戲等既有類型外,隨著計算機圖形學、立體3D環繞、高分辨率圖像顯示、空間音頻、感官交互、5G傳輸等技術不斷精進,人類對物理世界和物理運動的仿真能力達到新高度,從而能實現更深度的“沉浸”。基于這樣的技術條件,被動式虛擬現實體驗、互動式虛擬現實體驗、全息影像演出等文藝形態已處在民用化初級階段。隨著模擬器眩暈癥、內容供給能力不足等技術和產業瓶頸的突破,虛擬現實藝術將迎來爆發式增長。

對任何藝術而言,以媒介仿真造就“物境”只是初級階段,只有置入“情境”,臻于“意境”,才能進入藝術殿堂。1895年,法國盧米埃爾兄弟拍攝的一段無聲影片《火車進站》首次放映,看到火車要穿透銀幕碾壓過來時,有觀眾竟然嚇得起身逃竄。與此類似,當人們第一次戴上3D眼鏡,看到子彈迎面射來時也連忙閃躲。這都是媒介仿真能力提升帶給人的震撼。不過這種新鮮勁兒持續不了多久,人類感官很快就會適應,而震撼效果將逐漸衰減。如果滿足于走眼而不走心,作品就只能是雜耍和奇觀,難以觸動心靈、提升境界。

為了不止于再現,人們發明“蒙太奇”手法,使膠片能夠在線性敘事中擺脫時空限制而自由“造夢”,從而不斷開拓電影藝術新空間,提供新的觀影體驗,使人由身臨其境、情動于中轉而震撼心靈,拓展人們看待世界的方式,終于使電影從雜耍步入藝術殿堂,涌現無數光影經典。

作為有待開發的藝術處女地,新媒介藝術創作規律需要深度探索。比如,線性敘事和蒙太奇手法可能給人造成模擬器眩暈癥,破壞沉浸感,如何在虛擬場景中使人進入情境從而走心?對于交互式虛擬現實,除了游戲和社交,能否孕育其他藝術形態?無數這樣的新課題等待我們叩開大門。

新文藝新規律基于人類接受習慣,也改變人類接受習慣。通過藝術新創造,新媒介不斷人化,人類也借助新藝術體驗開拓自身新的精神領域。廣闊的藝術藍海有待人類勇敢投入、精心構筑、盡情揮灑。

在新格局中重新界定比較優勢,使“傳統文藝”不斷進化

當人類越來越多地沉浸在電影《頭號玩家》描繪的虛擬世界之中,傳統文學依賴人類內在感官和格式塔心理學所營造的、可以選擇自由進出的“軟境界”,將逐漸被直觀感覺材料所營造的、基于人類視聽嗅味觸覺之上的、感官無法抗拒的“硬境界”所擠壓。人們擔心,作為遠古時代的產物,文學還具有怎樣的可能性?

我對“傳統文藝”的未來不悲觀。

新的文藝形態對“傳統文藝”也有疊加效應,傳統文藝可以通過新媒介延長并放大其藝術傳播效果。比如,以身體為媒介的戲劇在膠片時代通過光影得到新的延展。文學、繪畫、音樂等藝術形態都在互聯網時代得到前所未有的傳播,也必將與虛擬現實等新技術相疊加而獲得新的藝術呈現。

關鍵還在于,新技術不但催生被動式虛擬現實、全息影像演唱會這樣全新的藝術形態,延展傳統藝術傳播,還將深度改造傳統藝術,進而形塑新的文藝格局。19世紀上半葉,人類發明照相術,這對西方古典繪畫而言不啻一場滅頂之災。事實上,照相術并沒有使繪畫這門藝術像恐龍化石一樣成為博物館里的擺件,反而促成諸如印象主義這樣的現代派繪畫,西方繪畫通過自我顛覆和另辟蹊徑,迎來繪畫藝術新的春天。新興藝術媒介的顛覆性強勢將會逼迫舊媒介重新自我定位,找到自身無法取代的獨特優勢,創作者一旦變被動為主動,自覺將這種獨特優勢發揮運用到極致,藝術創作將柳暗花明、別開生面。

在生物學上,這叫進化,用經濟學術語說,這叫比較優勢。進化是物種與環境的互相適應改變,比較優勢是同其他經濟體的比較定位,文學藝術也是一樣,每種形態的生存發展都與其他形態和整個媒介格局動態相關,如果眼光局限在某種文藝既有樣貌談文藝,而無視時代媒介格局變革,文藝創作就會暗于自見,坐失進化的良機。

互聯網等新信息技術媒介已經成為電一樣的社會基礎設施,成為人類文明新的操作系統,沒有哪種藝術能置身其外,但這決不意味著既有文藝將面臨斷崖,關鍵在于文藝創作能不能像遭遇照相術挑戰的繪畫一樣重新定義自己、浴火重生。

以藝術新圖景構建心靈對話,筑就新的文藝高峰

隨著信息化社會不斷深入,人們感受世界、體驗人生的方式將更加豐富,這是文明演進帶給全人類的文化榮景。面對人類藝術的廣闊藍海,我們需要不斷探索、總結、再探索,使新藝術生態在對話互動中實現技術的人化、藝術的進化、理論的深化。

人是萬物的尺度,只有充分人化的技術才有生命力。電影之所以成立,就是因為每秒24幀的靜態影片連續播放與人類視覺暫留效應相互匹配,沒有對膠片屬性的熟稔,沒有對人生理屬性的科學認知,電影技術無從誕生。與電影藝術瓜熟蒂落相比,我們所處的所謂信息化社會和互聯網時代才剛剛展開,以虛擬現實技術而言,正朝著更清顯示、更寬視野、更短時延、更輕裝備方向演進,最終結果是克服感官系統與前庭組織的不協調,使虛擬現實體驗越來越接近我們對真實生活的自然體驗,而這一切都將建立在對技術和人的理解不斷深入的基礎上。

在藝術上,創作不止于“物境”,而要通過賦予情感溫度和價值光輝,使物象升華為意象,物境提升為意境,實現人與人更高層次的心靈對話。金庸武俠小說之所以成為一代經典,不僅在于它搭建了一個古典中國的場景,而在于在故事情境中塑造了數十甚至上百位人們至今叫得出名字靈氣活現的江湖人物,其俠肝義膽令人讀罷蕩氣回腸。新藝術形態能否在創作實踐中探尋到這種實現“意境”的有效方式,使人在虛擬物理體驗基礎上實現情感共鳴,獲得新的生命感悟,豐富其心靈、強健其精神,舒展人的自由意志和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這是新媒介“藝術”成熟與否的關鍵指標。

要洞見文藝的未來,須憑借信得過的理論。面對諸多未知,人們需要在新的文藝現場和文藝格局中不斷進行理論總結創新,以新的文藝視野包容、鼓勵、促進新的藝術創造。在切中痛點中解決痛點,在直面困境中突破困境,在渴望理論中創新理論,才能登高望遠,賦能創作實踐。把“提高質量”和“走向高峰”切實當成努力目標,通過可信的理論認知破解高峰之問,是今天文藝理論立身的根本。

床頭枕畔,一盞暖光,媽媽正在給孩子講童話《綠野仙蹤》,孩子被多蘿西的故事緊緊吸引不自覺扯住媽媽的衣角;漆黑的電影院里,年邁老者和白領青年沉浸在光影斑駁的《四個春天》里,不約而同淚光閃動;夜深人靜,建筑工地的鐵皮房里,打工者窩在床上滑動手機屏幕閱讀網絡小說,踏上“逆襲”之旅……在無數個這樣的時刻,文藝獲得人民,人民也擁有文藝,藝術的美好激蕩在每個人心中。

未來已來。在這個正發生著巨大變革、多重變化相互疊加的嶄新時代,田園牧歌般的溫馨、歷史車輪滾滾而來的鐵馬冰河交織在一起,大江奔涌,日月新天,逝者如斯,不舍晝夜,我們約略能理解孔夫子置身人類文明巨大變革時代的心境,理解他立于川上發出的曠古慨嘆。變是唯一的不變,面對文學藝術之變,我們也當像孔夫子期待的那般: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我們選擇相信人類能夠應對隨時而來的挑戰,選擇清醒,選擇正視,選擇主動,這才是面對變革的正確心態。


一鍵分享:
責任編輯:曹玲玲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043號

千斤顶或更好5手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