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團網首頁 頭條新聞 兵團聚焦 師團動態 援疆新聞 圖片新聞 兵團訪談 精彩畫報 國內新聞 專題直播 歷史 文學 學術 兵團人 領導報道集 評論
您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端午遐思

作者: 冰蓮花 來源: 兵團日報 日期: 2019-06-07

夜晚,洗漱完畢,躺在床上翻閱手機信息,看到一則如何煮粽葉的文章,恍然想起:端午節就要到了。邊疆小城的端午,是伴隨著空氣中濃郁的沙棗花的香味兒走來的。

把煮粽葉的信息轉發到發小微信群,有人回應,不會包粽子。我說,我也原本不會包的,后來通過百度,找到教包粽子的視頻,依葫蘆畫瓢,學著包了兩回。有人說,現在都到超市里去買。望著這幾個字,我笑了:這來得干脆。誰不知道超市里有啊。只是,就想趁著端午的興致,品嘗一下自己親手做的滋味啊。否則,這端午過得像是沒有水分的葉子,干癟癟的。

多少年了,很多人嚷嚷,沒有年味,沒有節味。我想,沒有味道,大概都是這坐享其成鬧的吧?只要錢包里的人民幣足夠多,就可以省略所有的過程。而這過程,恰恰是活色生香的部分,想要的那些味道,自然是體驗不到了。

端午節還有佩香囊、插艾草、飲雄黃酒、賽龍舟、放紙鳶等習俗,這引起了我極大的興趣。前些日子,婆婆和別人去野外挖野菜,還采到了好些艾草呢。邊疆小城,端午時節,氣候適宜,少有蚊蟲侵擾,在門窗插艾草驅蚊防蟲是很少見的。

文字里的端午,是少不了艾草的。早在《詩經》里就有:“彼采葛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見,如三歲兮。”曾經在一位作家的文字里讀到:“有人在自己的花圃里,鮮艷的花叢中,種著艾草,因了艾草,花兒們就不怕蟲叮了。”艾草是護花使者。

說到端午,自然是繞不開兩個典故的。

千年以前,汨羅江畔,一個人佇立在夕陽下。眼里盈滿憂郁,臉上的憂傷,在如血的光影里,愈發凝重。

這個人,便是屈原。屈原,為了國家,他寫下“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為了國家,他以自己的生命踐行自己的誓言,以自己的生命,與當時污濁丑陋的社會對抗。縱身投江,獻出一顆滾燙的愛國之心。這天,正好是端午。這天,人們往江里撒米,喂魚,為的是不讓魚兒吃掉屈原的尸體。自此,端午便有了用米包粽子的習俗了。

另一個典故,是關于那個怕雄黃酒的白娘子白素貞的。杭州西湖邊美麗的白素貞白娘子,原是白蛇,為報恩,化為人形與許仙結為夫妻。原想著幸福相守永遠,但受法海和尚蠱惑的許仙,讓她飲下了致命的雄黃酒。

許仙,親手用雄黃酒開啟了白娘子白素貞的磨難,盡管他曾經深愛她。就在這龍船競渡、紙鳶滿天的安樂端午,他讓一個女子,寸心寸骨疼痛,珠淚漣漣。

第一次知道這個故事時,年齡還小,內心把恨意集中在那個法海身上。成年后,每逢端午,每每品味這個故事時,則悟出其中深意:雄黃,其實是一種象征。是風霜雨雪,是電閃雷鳴,是疾病,是背叛,是別離,是生死……

人生路途上,若是命運之神把那些雄黃酒端到我們面前時,我們該用什么樣的心態應對呢?


一鍵分享:
責任編輯:張藝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043號

千斤顶或更好5手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