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團網首頁 頭條新聞 兵團聚焦 師團動態 援疆新聞 圖片新聞 兵團訪談 精彩畫報 國內新聞 專題直播 歷史 文學 學術 兵團人 領導報道集 評論
您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又是粽子飄香時

作者: 王文革 來源: 兵團日報 日期: 2019-06-07

房中彌散著濃濃的粽香。

我拿起一個粽子一層一層剝著葦葉,葦葉的清香和米的香醇沁入心底。

“真香呀!”我感慨。

“今年包粽子的葦葉是新鮮的,是我和你爸專門到水庫邊采的,水庫邊有大片的蘆葦。”母親自豪地說。

“一眼望去,蘆葦如綠色的浪潮涌到天邊,看不到天,他有些怕。”這是小說《孤獨之旅》中杜小康看到的蘆葦蕩情景。學生讀到這段文字時曾問我蘆葦有多高,我把當年在博斯騰湖中看到的遮住天際的蘆葦告訴學生,學生驚訝于蘆葦的高度。

秋天帶學生拾棉花,棉花地的渠邊長著許多蘆葦,因為渠中常有水的原因,蘆葦長得很高很粗壯,下午收工時叫學生們拔幾根蘆葦帶上,回宿舍插到瓶中。

拾完棉花回家把看到蘆葦的情景說給父親,父親告訴我1956年他們支邊到新疆時,湖邊、渠邊長滿了蘆葦,要把蘆葦灘變成耕地,他們用鐮刀割蘆葦,用火燒蘆葦,在燒過、割過蘆葦的地方用犁鏵犁。當年拖拉機少,來不及犁,他們就用鐵鍬挖、坎土曼刨。那時蘆葦真多呀!燒過割過蘆葦的地方不及時犁,沒多久又會長出新的蘆葦來。春天拖拉機在荒野上犁地,地面露出蘆葦的根系,有的長達十幾米,一條條根系縱橫交錯密密麻麻。蘆葦的本性頑固,不斷燒除,又不斷萌生,“把蘆葦趕出去,讓麥子長出來,讓蘆葦灘變成農田”是軍墾戰士們墾荒的目標。一個連隊一年能開墾出七八百畝耕地呢。現在很多耕地就是當年的蘆葦灘,說到這段歷史,父親很激動,眼睛是潤濕的。

“端午節快到了,提前把粽子給你們拿來。”母親的話打斷我的回憶。

“這些粽子還是用紅線纏的。”我又拿起一個粽子,手提著紅絲線,粽子左右搖動著,像成熟的麥穗低頭在風中搖曳。

“鄰居阿姨說用紅線包粽子今后的日子會紅紅火火。你還記得那年和鄰居阿姨一塊包粽子的情景嗎?你還參加了呢。”母親說。

那年端午節休息帶著兒子看望父母,進門看到母親和鄰居的兩個阿姨在包粽子,母親看到我說:“自己不會包粽子,鄰居阿姨教我包,我和她們聯合,今天給這家包,明天給那家包,今天剛好輪到給咱家包。”看著母親和阿姨包粽子的熱鬧場面,我也加入她們的隊伍。阿姨告訴我昨天在她家包,包了100多個粽子,我知道阿姨是一個人生活,便好奇地問:“怎么包那么多,一個人能吃完嗎?”“自己吃不了幾個,給兩個女兒送些,給兒子拿一包,再給朋友和周圍的鄰居送些,剩不了幾個,粽子吃個鮮,包粽子圖個熱鬧,圖個鄰里高興。我包的粽子都是用紅線纏的,紅線喜慶,紅線纏的是粽子,纏緊的是親情,端午節是親情節。”

“昨天我們8個老人一起去水庫邊采的葦葉,我們還走到水庫河堤上,水庫北邊都是莊稼地,一眼望不到邊,那綠油油的莊稼真喜人,當年那些莊稼地都是蘆葦灘,如今都成了好田地;東邊可以看到一幢幢樓房,是咱團里的樓房,你爸還看到咱家的樓房呢,現在這日子真好……”母親說著用衣袖抹了一下眼睛。

母親的話又一次把我拉出回憶,又一次感受到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老一輩軍墾人身上那些可貴的精神。這些精神在歲月長河里閃耀光芒,讓后來人追隨敬仰。


一鍵分享:
責任編輯:張藝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043號

千斤顶或更好5手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