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團網首頁 頭條新聞 兵團聚焦 師團動態 援疆新聞 圖片新聞 兵團訪談 精彩畫報 國內新聞 專題直播 歷史 文學 學術 兵團人 領導報道集 評論
您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三只碗

作者: 閔凡利 來源: 兵團日報 日期: 2019-06-30

長到這么大,我用過三只碗。

兒時,家里窮,買不起碗,我和哥哥用一只碗吃飯。那是一只粗瓷碗,豁了一個口。那時,哥哥上學,每次吃飯,總是哥哥先吃,然后我才吃。有一次,弟弟偷偷用我們的碗喝水,沒端住,掉在地上摔成兩半。碗壞了,我和哥哥用葫蘆瓢吃飯。后來,村里來了個修鍋補碗的,爹花了5分錢把壞碗補好,像拳師穿的對扣拳衣,很好看。

13歲那年,開始吃大鍋飯了。娘說:哥倆用一只碗,搶不過人家。便狠了狠心,用積攢半年預備給爹看關節炎、賣雞蛋得來的錢給我買了一個大號的搪瓷盆,它盛的飯是黑瓷碗的兩倍。

一到開飯時間,我就第一個來到食堂。不知為什么,那時特別容易餓,也許是長身子,非常能吃。記得有一回,晚飯是用小麥磨的稀糊湯,那個香啊,我一連喝了三盆。旁人看我小小年紀,為我擔心,勸我別撐著。摸摸肚子,不飽,又來了一碗。沒等到太陽落,肚子咕咕叫,原來尿幾泡尿后,肚子癟了。我就端著碗去了食堂,里面的人也許是可憐我,把剛剛刷完鍋想要潑掉的刷鍋水端給了我。

我那么能吃,身子還是瘦瘦的,像沒有壓住的綠豆芽,又細又長,很苗條。為此,娘嘆息,爹皺眉,我不知為什么。

食堂沒吃多久,散了。家里被折騰得沒什么可吃的了,我便跟著娘去要飯。我發現,用我的碗要飯,一勺兩勺蓋不住碗底。我能吃,每到飯點,就快快地走街串巷。有一回,為多趕兩戶人家,我喝著剛要來的熱糊糊,光顧著跑沒看腳下,“啪”的一下摔倒了,盆扔出五步開外,我四“爪”著地,門牙磕掉兩個,滿嘴的血;再看碗,釉子掉了,如長了幾年才好的疤。

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后,鄉親們有錢了,我更換了跟隨我多年與我同風雨共患難的碗,買了一只帶花的細瓷碗——一只真正的碗。

如今,我不像從前那般能吃了,吃不上半碗飯就飽了。干脆,我把細瓷碗又換了,專門到瓷器店挑了一套餐具,全是景德鎮出產的精細瓷小碗。正好,我一頓一碗飯。現在,我大腹便便,旁人都說我:往日的“細竹竿”今日成了大肚子。我感慨萬千:還是現在的飯養人!

還有一件事,我至今不明白:那時,我那么能吃,吃那么多還餓,并干瘦如猴;如今,一碗飯下去就飽,并有使不完的勁。娘對我說:傻孩子,那時飯孬,肚子里生不出油;現在飯好了,肚子里生滿了油水,所以吃一點就不餓!

我不知娘的話是對還是不對。


一鍵分享:
責任編輯:張藝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043號

千斤顶或更好5手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