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團網首頁 頭條新聞 兵團聚焦 師團動態 援疆新聞 圖片新聞 兵團訪談 精彩畫報 國內新聞 專題直播 歷史 理論(停用,請勿錄稿) 文學 學術 兵團人 領導報道集
您當前位置:首頁/歷史

每一個名字都值得銘記

作者: 胡寧 謝洋 王林 來源: 中國青年報 日期: 2019-07-03

7月1日上午,紅軍烈士后代、福建省長汀縣人大常委會主任蔡金旺在英名廊上指著“蔡開銘”3個字說:“這是我的祖父。”

在60米長的黑色石碑上,“蔡開銘”刻在閩西籍紅軍將士中間。這個沒有給家族留下任何畫像和照片的人,只給族人留下一個模糊的印象——1933年,他戴著斗笠參加紅軍去了。

蔡開銘隸屬于紅五軍團34師。這支部隊是掩護中央紅軍突破重圍、搶渡湘江的關鍵后衛師。在湘江戰役中,34師幾乎全軍覆沒,師長陳樹湘斷腸取義。

在廣西興安縣紅軍長征突破湘江烈士紀念碑園的英名廊里,這也是蔡偉月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太爺爺蔡開銘。當年,39歲的太爺爺參軍離家,次年于湘江戰役中犧牲。太爺爺離開時,蔡偉月的爺爺才7歲,太奶奶獨自拉扯兩個孩子長大。

歲月留下太多解不開的謎團。蔡偉月的女兒今年剛滿7歲,他出來這兩天一直很想念女兒。蔡偉月不知道,當年太爺爺到底下了多大的決心,才讓他決定作別妻兒,追隨紅軍。

對于這家人來說,思念和尋找都是一代一代綿延不斷的傳承。家鄉的山腳下,爺爺為自己的父親立下的衣冠冢,曾是家人追思祖輩的唯一寄托。蔡偉月小時候不知道什么是衣冠冢,還問家人:太爺爺去參軍打仗了,找不到了,怎么還會在這里面?

直到現在,蔡偉月和家人也不知道蔡開銘犧牲于何時何地。2017年聽說在英名廊找到太爺爺的名字后,家人每年都會來這里。前幾天,33歲的蔡偉月從福建長汀南山鎮南山村,一路輾轉廈門、桂林,最后到了興安。一路上他百感交集。“見”到太爺爺的那一刻,蔡偉月把全家福和太爺爺的烈士證擺好,跪下磕了三個頭。蔡偉月的聲音微顫:“我就是希望太爺爺泉下有知,知道我們現在變成了一個大家族,知道我們過得很好。”

興安縣紅軍長征突破湘江烈士紀念館負責人尹湯懷從1996年起便在這里工作。上世紀90年代,為紀念湘江戰役中犧牲的烈士,經聶榮臻元帥建議、國務院批準,1993年在廣西桂林興安縣修建了紅軍長征突破湘江烈士紀念碑園,1996年1月正式對外開放。據尹湯懷回憶,廣西壯族自治區特意成立了興安紅軍長征突破湘江烈士紀念碑園籌備處。在籌備的工作小組中,其中有一支特別的小組專門負責收集整理烈士名單。

起初,在位于山頂的烈士紀念碑上,只有湘江戰役中犧牲的師團級烈士的名字。還有很多犧牲的英烈的名字要么沒有搜集到,要么躺在資料冊里。后來有人提議,修建英名廊,讓更多先烈得以被紀念。

“2010年開始搜集烈士名單,2012年建成英名廊,還有很多的紅軍烈士都沒有收集到名字,只能留下遺憾。”尹湯懷表示,從初始的原始資料再到多次核實細節,每一個名字都不容疏忽。為了英名廊上的名字,尹湯懷的6人團隊已經忙碌了兩年,他們向湖南、江西、福建等地的相關部門征集湘江戰役犧牲烈士名單。僅甄別江西提供的10萬多個名字有哪些屬于湘江戰役犧牲的先烈,就用了一年時間。英名廊上的名字,還在不斷更新。

2014年紀念館開館后,尹湯懷每年都接待很多來自湖南、江西、福建的前來尋親的烈士后代。令他印象最深的是開館之初,由169名紅軍后代自發組織的江西于都長征源合唱團中,有一位叫林麗萍的團員。在參觀英名廊時,她意外發現了親人的名字。

尹湯懷記得,看到“林羅發生”四個字時,林麗萍的眼睛一下子睜大了,指著這個名字激動地說:“小爺爺!小爺爺!這是我小爺爺!”她哭著給家人打電話,告訴他們這個消息。1933年,林麗萍的爺爺將3個兄弟送上戰場,直到1955年收到烈士證明時,林家人才知道小爺爺光榮犧牲。尋找親人,這是林家傳承四代的夙愿,直到林麗萍這才終于完成。

也有人尋親未果。來自湖南湘潭的一位60多歲的老人,曾一路從瑞金沿長征路線尋找參加長征的大伯,但是沒能找到。老人離開前對尹湯懷說:“我不知道我還有多少時間能再去四川、陜西、甘肅找他。”

那些綿延幾代人的牽掛深深觸動了尹湯懷。“80多年前,這支長征隊伍有8.6萬多人,而送別他們的親人,至少有幾十萬。‘北上無音訊。’簡簡單單幾個字就涵蓋了其中大部分紅軍的人生和革命歷程。親人沒有回來,犧牲的地方又找不到,很多人都尋找了幾十年。很多烈屬會從湘江邊帶走一抔土,來紀念自己的先人。”

尹湯懷認為,英名廊的建成極具傳承意義,它讓更多的人“銘記英雄、學習英雄、捍衛英雄,從他們的故事中得到心靈的洗禮”。

像蔡偉月一樣尋親的人很多,但是能找到太爺爺名字的他是幸運的。過去他不懂,為什么爺爺和父親都喜歡站在院子里往遠處望。等他當了父親,站在同樣的位置等待7歲的小女兒回家時,他才有些回過味兒來,這也許也是他們對太爺爺無處安放的等待。此行回到家中,他希望能抓緊搜集村里關于紅軍的故事,因為他迫切地感到,如果不留下記錄,這些壯烈的犧牲被遺忘,才是不可逆轉地永遠逝去了。

在蔡開銘所在的紅34師中,100團團長韓偉是全師唯一幸存的團以上干部。2009年,時值湘江戰役75周年,其子韓京京遵照父親的遺愿在湘江畔為紅34師犧牲的6000名將士立了一塊“無字碑”。幾經斟酌,他始終找不到最貼切的言詞來祭奠他們,最后只好在基座上刻下了:“你們的姓名無人知曉,你們的功勛永世長存。”

在尋訪湘江戰役歷史的過程中,韓京京也曾被許多不像名字的名字吸引了目光:賴老石頭、劉馬四哩、李四古老、周馬三子、林李妹子……后來,在閩西等地走訪后,他才知道,這些烈士大多是貧苦家庭出身,他們的父母甚至無法為他們起一個像樣的名字。韓京京說:“我非常希望年輕一輩能知道,就是這樣的一群人參加了紅軍,在湘江畔浴血奮戰,支撐起了共和國的脊梁。”

 

一鍵分享:
責任編輯:梁晨
  • null
  • null
  • null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043號

千斤顶或更好5手电子